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奥施康定”是世界上最畅销的阿片类止痛药据说,只要一粒就能让患者12小时免于疼痛但是,这粒小小的药片背后隐藏的却是美国最富家族原来每一粒奥施康定上都沾满鲜血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已经成为美国公共卫生的最大危机。

“奥施康定”是世界上最畅销的阿片类止痛药

据说,只要一粒就能让患者12小时免于疼痛

但是,这粒小小的药片背后隐藏的

却是美国最富家族

原来每一粒奥施康定上都沾满鲜血


阿片类药物的滥用,已经成为美国公共卫生的最大危机。

据美国疾病防御中心的数据显示,2017年有47600人因药物滥用而致死,这一人数已超过肺癌的死亡人数。

如今的美国正在一点一点被鸦片吞噬。

而这一切都是拜美国最富有的家庭之一,塞克勒家族(Sacklers)所赐。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Daily Mail


1996年塞克勒家族的药厂,“普渡制药” (Purdue Pharma),生产并发行了一款名为奥施康定(OxyContin)的止痛药。

虽然它很贵,但是它12小时超长镇痛的效果却让很多患者为之着迷。

一直以来,奥施康定都是世界上最畅销的阿片类止痛药,每年为公司带来数十亿美元的销售额。

渐渐地,人们意识到奥施康定并不是疼痛患者的福音,而是将他们直接送往九泉的特快列车。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The Times of Isreal


自1996年奥施康定出现在市,有700万美国人使用后上瘾,超过20万人死于过度服药。

而普渡制药也成为了众矢之的,起诉书如雪片一样飞来。

2007年,美国联邦法院对普度及其三名高管提出刑事指控,称其歪曲了奥施康定的危险性

普渡制药承认在药品销售过程中存在“有意欺骗和误导”,并支付了6.345亿美元的罚款。

尽管普渡制药一直官司缠身,但赛克勒家族却一直被描绘成远离公司日常运营的角色。

其中,没有家族成员被指控有任何不当行为,也没有人因阿片类药物而面临承担法律后果。

塞克勒家族就真的干干净净吗?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denverpost.com


去年6月,马萨诸塞州司法部长莫拉·希利(Maura Healey)起诉了萨克勒家族的八名成员,以及该公司众多高管和董事,指控他们在奥施康丁的危险风险问题上严重误导医生和患者。

他们才是让阿片类药物风靡的罪魁祸首。

本周一,法院决定将于2月1日公开诉讼书,彻底露赛克勒家族的所作所为。

让世人看清塞克勒家族是如何鼓励医生长期为患者开(特别是高剂量)奥施康定,如何规避对非法处方的检查。

长莫拉·希利(Maura Healey)在给CNN的一份声明中说:

多年来,普渡制药、其高管,以及萨克勒家族的成员一直试图推卸责任,掩盖他们在促使阿片类药物流行中扮演的角色。我们感谢法院能将我们的申诉公之于众,能够让使深受影响的公众和家庭看清“普渡”的行为,看清他们对别人的伤害,看到对他们不当行为的指控。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在波士顿萨福克县高等法院前,普度制药公司的律师们走出法院,旁边因阿片类药物危机而失去亲人的示威者在举行抗议活动

图源:STAT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塞克勒家族是美国最富有的家族之一。

有多有钱?

据福布斯杂志的数据显示,塞克勒家族坐拥140亿美金的资产,比洛克菲勒和梅隆还有钱。

在世界各地,都有以他们家族名字命名的博物馆和画廊。这其中就包括纽约的大都会博物馆,北京的塞克勒博物馆,法国卢浮宫的塞克勒馆,和伦敦皇家塞克勒馆等等。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埃及丹铎神庙展厅由塞克勒家族捐赠


除了捐赠博物馆,塞克勒家族还捐赠大学,赞助医学研究。

人们喜欢称像塞克勒家族这样的乐善好施者为慈善家。

但是塞克勒慈善外衣之下隐藏的,却是像狼一样的狠毒的内心。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塞克勒三兄弟,普渡制药创始人

图源:知乎


最开始,奥施康定的宣传噱头是“12小时止痛效果”“比其他止痛药更安全”、“能够减少滥用的可能”

但事实上,普渡公司并没有对奥施康定会不会上瘾进行临床研究,而奥施康定也并不能持续12小时止痛,往往6-8个小时后就失效了。

于是,在药品上市后不就,很多患者向医生埋怨:“这个药根本不能坚持12小时嘛!”

为了掩盖“12小时止痛”的虚假宣传,塞克勒家族的成员便雇佣很多销售代表建议、鼓励医生加大病人单次服药的计量,但不建议病人少于12小时服药。

也就是说,吃1粒不管用,那就一次吃2粒、吃3粒,但绝不能增加服用次数。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CNN


甚至,公司还欺骗医生,故意掩盖奥施康定用量过度之后的“有毒性”。

该公司的培训销售代表的话术,让他们告诉医生,奥施康定不会导致滥用,而且对病人的成瘾风险“不到1%”,但这一说法跟没没有科学依据。

这种误导,导致医生经常给患者开奥施康定,甚至将其作为泰诺的替代品。

几年之内,普渡制药公司每年销售的奥施康定超过10亿美元。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Ethics Unwrapped

但是,这种大剂量服用奥施康定的行为对患者来说非常危险。

患者每次服用阿片类药物的剂量越多,依赖性便会越强,致死的可能性也会越高。

2002年,医生给29岁的吉尔·斯科莱克(Jill Skolek)开奥施康定缓解她的背部疼痛。但是,在服药4个月后,吉尔在睡眠中因呼吸停止而死亡。那时候她的孩子最后6岁。

更过分的是,奥施康定的药片在研磨、稀释后,可以作为海洛因的替代品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Restore Health and Wellness Center

据《纽约时报》报道,人们嚼服奥施康定,或者碾成粉末后用鼻子吸入、用针注射,都会使人产生像服食海洛因一样的感觉。

而这种方法还是从奥施康定的警告说明学来的。

警告说明中提到:“服用破碎、嚼碎或是压碎的奥施康定药片可能导致药效迅速释放或吸收,达到中毒剂量。”

于是,有些病人把药片以1毫克1美元的价格买到黑市。也有不少医生,开设药丸磨坊或是止痛诊所,靠开奥施康定来赚钱。

后来随着青少年和更多人发现了这个“秘密”操作,奥施康定的滥用也迅速增加。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Drug Abuse.com


但是对于以上发生的一切,塞克勒家族都选择视而不见。

甚至可以说,他们一直在有计划地为阿片类药物的滥用,推波助澜。

在马瑟诸塞州检方的起诉书中提到,创始人塞克勒曾在庆祝奥施康定上市的聚会上说:

“药片上市后,随之而来的将会是一场处方风暴。这场白色、密集的风暴将把所有竞争者杀得片甲不留。”


起诉书还提到,塞克勒家族在明确知道奥施康定已经被滥用的情况下,依然默许公司使用折扣卡来增加该药的销售额。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newsmax.com


更加让人气愤的是,在1999年至2003年间,担任普渡制药总裁的理查德•塞克勒领导了一项公司的战略,将药物滥用的责任归咎于成瘾者

理查德•塞克勒在一封电子邮件中写道:

“我们要打击成瘾者,他们才是罪魁祸首,也是问题所在。他们是不计后果的罪犯。”


塞克勒当然知道问题的症结不是瘾君子,但他们却无情地把脏水泼向了他们。

因为,为了挣钱,他们可以牺牲一切。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理查德·塞克勒

图源:Daily Mail


普渡制药在2007年败诉之后,包括塞克勒家族在内的公司董事会曾与联邦政府签署了一份公司诚信协议,承诺该公司未来不会违反法律。

但是检方后来发现,普渡制药依旧非法销售、推广该药该药的使用。

而且检方还发现,虽然塞克勒家族的成员已经在2007年前后依次从公司辞职,表面上与普渡制药再无瓜葛,但是他们依然掌握和控制着公司的决策权。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但好在,一切在2010年之后有所好转。

2010年4月,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了一款普渡制药研制的、可以抑止滥用的新奥施康定

新奥施康定难以研磨,从而减少了用鼻子吸入,或用针注射而导致的药物滥用情况。

此后,奥施康定的处方量下降了近40%,普渡制药也损失了数十亿美元的收益。

2018年,普渡将该公司的销售代表减半至200名,并开始将重点转向销售非阿片类药物。

这也是普渡制药被众人指责“积极”推销奥施康定超过10年以后,首次表示不再向医生推销这种阿片类药物。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塞克勒家族的亡羊补牢,对于美国来说,有些太迟了。

从1996到2019年,23年间,有多少鲜活的生命因阿片类药物的滥用而戛然而止。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NYTimes


来自澳大利亚的演员希斯•莱杰曾因《断背山》中恩尼斯一角而一炮走红。

他在《黑暗骑士》中塑造的小丑一角,更是深入人心。

然而在《黑暗骑士》上映的时候,希斯•莱杰却早已离开了人世。

2008年1月,年仅28岁的希斯•莱杰死于美国纽约的公寓内。

在法医尸检时,在他的血液中含有6种药,其中一种就是奥施康定。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片来源:youtube.com


厄内斯特·加列戈(Ernest Gallego)曾是洛杉矶警局一名英勇的警官。

在一次执勤过程中,他意外背部受伤。

在接下来的20多年里,他经历了数次手术并尝试了许多种止痛药。

2012年,他开始服用奥施康定。但几个月后,他躺在父亲住所起居室的地板上,再也没能醒过来。

2016年1月,中国留学生江玥于美国亚利桑那州(Arizona)遇害。

她在驾车途中遭到戴维斯(Holly Davis)追尾。戴维斯随后持枪下车,向江玥连开数枪!江玥在送医途中,不治身亡。

警方表示,戴维斯承认曾大量服用羟考酮(oxycodone),这是奥施康定的主要成分。

法官认定戴维斯是在神志不清的情况下,才杀死了无辜的江玥。

药物滥用不仅害己,还害人。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虽然,普渡制药厂和塞克勒家族已经不再推销奥施康定,

法院也决定将塞克勒家族的罪行公之于众,

但他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对无数人造成了不可弥补的伤害,让无数家庭支离破碎。

创立普渡药厂的塞克勒三兄弟都是医生,但他们一生最为人所知的“成就”却并非治病救人。

有人说:“药师很重要,是药,非药,完全在于药师运用得当与否,用之得当,就算是砒霜也可以为药;用之不当,就算是人参也能令人致死。”

奥施康定的出现本意是为帮助患者消除病痛,但最终却变成了资本家赚钱的工具。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


图源:CNN

20多年间,塞克勒家族为了利益视生命而不顾,为了利益丢失了道德底线,

这是无论做多少慈善,向博物捐多少钱都不能掩盖和弥补的罪行。

目前,很多博物馆已经考虑不再接受塞克勒家族的捐赠。

艺术本应该是美好的、纯粹的,不应该被沾满鲜血的双手玷污。

而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想成为塞克勒家族的帮凶,也没有人想再看到有人因药物滥用而离开人世。


"靠卖”鸦片“积累千亿财富的美国家族,手上却沾满20万人的鲜血…"的相关文章